零段

这里顾鲤
混乙女坑 安雷雷安雷卡基本都混特别杂食
本命:卡米尔 不给抢
@朝鹤。是我的宝贝夭夭我喜欢她!❤❤❤

【凹凸乙女向】生日快乐(嘉德罗斯)


*极度ooc!
*自娱自乐产物
*嘉德罗斯大人生日快乐。

      你在赶向迷雾森林之时就感受到了前方远处传来的巨响和余震。


       当你赶到那儿时,嘉德罗斯已经完成了狩猎与雷德和祖玛坐在一块巨石上乘凉。

       “嘉德罗斯大人我来了我来了!不好意思迟到了。”

     

        “嗤。渣渣就是渣渣。不过是解决几个蝼蚁。”

  

         “嘿嘿~”

            

          你挠了挠头,见那三人起身,便小跑过去与他们一起回去。

       夏夜的月光似乎格外明亮,月光映照着四人的影子。


           你转头一瞥,见雷德笑嘻嘻的给你比了一个OK的手势 。


——————


           四人回到了基地,一开门就响起来礼花与裁判球的祝福歌声。


        “哦?解释一下?”


           嘉德罗斯眯了眯鎏金色的眸子,眼神扫过面前的三人。


       “老大老大,是小家伙前两天在祖玛这问到老大您的生日,拉着我和祖玛说要为您举行什么生日派对的~”



       “哦?”


       
         “我想....生日是一年仅有一次的,所以我就自作主张瞒着您准备了,请嘉德罗斯大人允许我为您庆生!”



         嘉德罗斯没有接过女孩儿手中的礼物,而是向前跨了一步,捏住了女孩儿的下巴,盯着女孩。




           大拇指轻轻摩挲着,似有意的轻抚过女孩儿的唇。




         女孩儿一下就羞红了脸,一脸窘态小声的喊了声:嘉德罗斯大人。




           嘉德罗斯嘴角上扬了一个弧度,鎏金色的眸子中满满的侵略性,俯身在女孩儿耳畔说道。





         “那我允了。你这渣渣还算有趣。”



      

       

      

      

【凹凸乙女向】当你失忆了【雷狮篇


*纆纆点的梗。 @公子纆

*ooc属于我,雷狮属于你们。

*自娱自乐产物。


【雷狮】

          你一边缓慢的捂着因许久未起身一时间涌起眩晕感的脑袋,一边用左手撑在病床上借力坐起来。


            此时的你,脑子一片空白。

        
        「我.....是谁?.....这是...哪里」



        「这是医院吗......?头好痛.....」 

       

          一徐舒爽清凉的风钻进了敞开的窗子, 使薄纱质的窗帘阵阵扬起。

  

           病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一些慰问品和一个花瓶。


          花瓶中插着新鲜折的百合,百合清新柔和的芬芳在空气中蔓延。

        

           “咔嚓”

          

           开门的是一个很好看的青年。

          当他看到你清醒的时候,木槿色的眼眸流露出高兴的神情。


      那个青年看见你呆愣的样子 ,一边走向你,一边用着你很熟悉的语气说道。


        “醒了?”

          .......


       “你是谁?”


        青年一愣。


       “恩?怎么鶸。睡了一觉连你老公也不记得了?”


       “我不认识你.....我什么也不记得了..”



_

   

         “这是车祸后遗症导致暂时性失忆,虽说是暂时性失忆却有可能永远都想不起来。陪着她,也许可以恢复一些。”



       你晕乎乎的听着那个青年跟穿白大褂医生的对话。



      「我.....失忆了?」

_

     

   “那么重新介绍一下。我是雷狮。是你这个鶸的男朋友。看样子你很不安。毕竟不记得任何事了。不过没关系,虽然很不爽鶸你忘了我。不过我会让你一点.一点.记.起.来。”

                                    

【凹凸乙女向】欲【微r】

*肉我先存着。先发这个??
*ooc属于我,雷狮安迷修属于你们。
*自娱自乐产物。

   【雷狮】

    “唔...啊啊...哈..啊” 

     早知道,就不挑/逗雷狮了。

    一开始的主动索吻到现在的一发不可收拾。

     糟糕透了.....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想要被触碰蹂躏甚至更糟糕的事。

     “啊哈....呼..雷..雷狮我错了唔...我想要”

     
 
       雷狮听到身下女孩求饶娇媚的声音,戏谑的勾了勾唇。

     

  手指抚摸着你的唇,木槿色的眼眸带着情/欲,低下头,耳畔传来雷狮低沉富有磁性因为情/欲带上了丝沙哑。

     

   “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安迷修】

     “小..小姐.....别闹了...”

     此時的騎士大人因妳的挑逗满脸潮红,碧綠色的眼眸此時沾染著不符這位騎士大人名為“情慾”的情緒。

    

     騎士道,騎士道。儘管這位純情的騎士大人無數的默念騎士道。

     
   

    “安迷修,你喜....爱我么?”

       
      “在下...呼....當..然对小姐至死不渝”

       你眯了眯眼眸,弯下腰,一边生涩的亲吻着他,一边单手解开他的领带。

        
           “那上我,证明你喜欢我。”

  
       
          “既然是小姐的请求,那在下冒犯了。”

【卡米尔】  

    

.........我下不了手。嘤。
      
  

      
       

    
        
       
      

【凹凸乙女向/卡米尔】厌恶

*自娱自乐产物
*不存在文笔这种东西的orz

* ooc属于我,卡卡也属于我

    卡米尔掐住你脖子的力道越来越用力,因缺氧眼前愈来愈黑,甚至产生了阵阵耳鸣。你背靠着树,隔着衣料粗糙的树表皮摩擦的你生疼。

.......

“咳咳...咳!!.....”

    因缺氧,一下子蓦然呼到空气,嗓子出现了剧烈的刺痛感,导致你不停的咳嗽。费力的抬起头,看见少年掂了掂帽子,随即少年清冷的声音传入耳中。

“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与其做这些无意义的事,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在这凹凸大赛活下来吧。”

        你楞了楞,嘴动了动。不是这样子的.....卡米尔大人....不是...不要...在见到我...,一点一点少女的世界灰暗了崩塌了。纵使有千言万语现在却因少年不悦恶言相向的语气噎的卡在了喉咙里。

      
         卡米尔眯了一眼看了地上跪坐沉默不语的少女,肩膀若隐若现的颤抖。蔚蓝的眼眸盯着少女丢下一句话,快步离开了。

         “好自为之。”

          脚步声逐渐远去,少女平日活力的眼眸中此时不断的滴下透明液体,“嘀嗒嘀嗒”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卡米尔大人.....”
         

【凹凸世界乙女向】当你喊他们三次名字。「雷德篇」

*巨ooc
*不存在文笔这种东西
*自娱自乐产物

      由于你有什么事情让雷德叫你起床。
      当雷德第二日,在你睡意朦胧 眼皮耷拉着不肯离开下眼之时:

“雷——德”←你死扒着枕头窝在被窝里探出一个头。

“哎 我在呢——”

“雷德呀——~”

“干啥呀~”

“雷德~”

“哎~怎么了傻丫头,你睡傻了?”

“你才傻呢,老子那么机智!!”

       一把坐起,隨手拿起身旁的枕頭向他砸去。

“哎喲一大早的火氣還挺大——好咯好咯快起床”

       雷德側身一躲。一隻手接住你扔過來的枕頭。單身將枕頭扔回。

“我不——”

 
        你窩在被窩裡探出一個腦殼,絲毫沒有想要起床的樣子還嚮雷德吐了吐舌頭。

        雷德撓了撓頭,隨即揚起咧起一個微笑。彎下腰 ,擼起你雜亂的劉海。露出額頭,吻了一下。湊近你的耳朵指了指自己的嘴說道。

        “小傢伙不起的話親我一下唄~我可是起了個大早冒著被你罵的風險叫你起床的咧,不给点奖励么?”

         你:害羞的說不出話///

.........

最終,你一臉潮紅的起床了。

【凹凸乙女向】当你喊他们的名字三遍「卡米尔篇」

*ooc请注意
*自娱自乐产物
*我写了什么傻屌东西orz

“卡米尔~”

      听到你在唤他的名字,翻页的手微微停了一下,蔚蓝的眼眸仍扫在书页之间。

“我在。”

“........”

      你双手撑着下巴晃着腿,听到他的回复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

“卡米尔~”

“我在。”

       这次也一样。

“卡卡~”

“我在。怎么了?”

       少年叹了口气,蔚蓝的眼眸从书海中移开,望着你。

“没事~就是想叫叫你——”

“你的话想叫多少次都可以。”

“——卡米尔?卡米尔?卡米尔~”

“我在。我在。我在。”

“好了,来看书。”

        然后,你与卡米尔度过了快乐的看书时光。(bu)

【凹凸乙女向】ooc小段子

【雷德】

“因为要跟着老大去格瑞家门口蹲点....唉”

“诶....那雷德大人辛苦了!!我给雷德大人揉揉肩!!”

        雷德看着比自己矮一截的女孩,弯下腰,揉了下她的头带着一丝调笑的语气说道。

“好啦好啦,你能揉的到再说咯”

       女孩微微一愣。

“那我就垫个板凳!!”

        雷德笑了笑占便宜似的又揉了一把女孩的头发。

“蠢丫头,不会让我蹲下来么?”

     女孩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因为雷德大人不是在格瑞大人那蹲了一天了嘛..在蹲着岂不是要蹲傻了!!还是坐着吧”

        噗怎么那么可爱啊。失笑,坐凳子上抱起人放腿上。

“揉吧”

   
      女孩此时才反应过来现在正已一个很暧昧的姿势坐在雷德身上。

“小家伙,怎么了?”

       雷德此时看着将头埋在自己怀中 ,全身僵硬的女孩,嘴角扬起一个愉悦的微笑问道。

“没...没事....///”